主页 > 人科制造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

2020-07-30 705浏览量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

十七世纪,是荷兰历史巅峰和光芒璀璨的时期。荷属东印度公司的崛起,爲跨国贸易、科学、经济、知识领域及艺术注入新力量,引领荷兰走向辉煌的黄金时代。由于经济的繁荣发展,新兴中产阶级因此出现。中产阶级的热钱滚入艺术市场,生成甚幺样的火花呢?本篇文章将以八幅画作,带领读者一探荷兰黄金时期艺术的究竟。

新阶级,新品味,新画风

十七世纪因跨国贸易之故,低地国的中产阶级应势而生,其对艺术品需求量日益增多,艺术品的内容也被大幅改变。相较于当时欧洲其他国家,当艺术家还效忠于教会、皇室及贵族时,荷兰的艺术则是走向平民百姓,画家也受惠于此蓬勃的艺术市场。十七世纪至荷兰游历的旅者,也都惊讶于荷兰人民所拥有的画作量,保守估计约有上百万幅画问世,而且也维持相当水準的品质(富裕市民家中通常挂满了画,少有十几幅,多则达数百幅)。

艺术家各有专精,也拥有选择主题的自由,同时为迎合市场客户的喜好,也有商业性的考量。绘画主题相当多元,如:风景、静物、个人/团体肖像画、风俗画(genrepainting)、历史等等。艺术不再专属皇家贵族,画作不再装饰于金碧辉煌的宫殿,而是悬挂在一般日常家中,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风景。

八幅画作带你认识十七世纪的荷兰艺术

一幅幅画作描绘社会不同的需求面向,让我们以十七世纪黄金时期的绘画来一探荷属东印度公司为当时荷兰带来的多元面貌吧!

I.伟哉东印度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

身着黑色装束的男士,是荷属东印度公司贸易商,历史学家研判很可能是JakobMartensen及其妻子。身后的奴隶为他们持着遮阳伞(pajong)。背景是当时荷属东印度公司(VOC)亚洲总部–巴达维亚城堡BataviaCastle(今雅加达)。右前景可以看见东印度公司船舰準备启航返回荷兰。而JakobMartensen正指向船舰象徵着他的参与。
荷兰画家Cuyp未曾到访义大利,却深受义大利画风影响。其作品风景富有典型地中海氛围,而朦胧的画风、笔触也更加突显画中人物的重要。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

一位地理学家桌上布满纸卷及左手握指南针,他正专注描绘地图。窗户洒落的光及那半空中停顿的右手,让时光彷彿凝止在那一剎那。这是维梅尔擅长的化一剎那为永恆。背景上方的地球仪,是亨德里克.宏第乌斯(HendrickHondius)一六〇〇年所出版地球仪的一六一八年版。画家笔下的地球仪只露出宏第乌斯口中的东洋(Orientalusoceanus)那一面,而东洋就是今日所谓的印度洋。对十七世纪初的荷兰航海家而言,航越那片海域非常艰鉅(注1)。以地理学家为主题,充分表现出十七世纪荷兰渴望了解世界的嚮往。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

这里是台夫特(荷属东印度公司会所之一)一户寻常的庭院:远景的两个建筑,较高的是新教堂,另一则是市政厅。人物身着的颜色引领着我们的目光停留在这两位僕人身上:一位正纺纱(代表女性美德),另一位手提水桶及水壶,并谦虚地垂下头。霍赫利用画笔让画作中的她们显得更勤奋、高雅。透由光线的描绘,庭院地上的日光和红砖瓦,与纯净的蓝天形成强烈对比。而屋顶上方的白云,代表暴风雨刚过,雨后的阳光让一切感觉更加清新。史学家推测,画中阳光具有隐喻:祝福有道德之人。这幅画作体现十七世纪艺术从贵族走近人民日常生活。

II.远东的嚮往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

由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全球贸易活动盛行,黄金时期的绘画主题也常出现:读信的女子,而地图也是画作中不可或缺的配角。有些读信女子主题的画作,会有描绘大海、船的画中画,以此比拟为爱与情人。维梅尔笔下这位身着蓝色外套的女子,沈浸在晨光中,专注地阅读着信。蓝色是十七世纪流行的颜色,而女子的身形或许会让人误以为她有身孕,其实她的穿着是当时时尚的圆锥状外套搭配保暖长裙(这样的穿着很适合当时气温偏冷的室内)。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画家经常在米德堡Middelburg(荷属东印度公司会所之一)的植物园及荷兰东印度公司进口到荷兰的异国物品中汲取灵感。来自遥远海洋的贝壳汇聚了富裕收藏家的热情。这样的热情,媲美1637年的郁金香狂热(Tulipmania)。郁金香、风信子等等这些外来花卉,深受大众喜爱,并成为绘画主题素材。

画中这只精緻陶瓷花瓶是VOC从亚洲进口至荷兰的典型代表,中国瓷器象徵财富、品味,也为彰显荷兰的全球贸易盛况。这时期低地国的静物画通常代表某种寓意,如花卉暗喻无常、世间的享乐皆是短暂且易逝,这即是十六、十七世纪的尼德兰所盛行的Vanitas画类,当中含有世界是虚幻且稍纵即逝的寓意。如这幅看似花团锦簇的花束,其实并不会同一时间盛开,且最终必会凋落。美丽细节中也隐藏着道德意涵。

III.世纪里的平凡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

冬季的冰天景色,是画家最喜爱的主题也是黄金时期最着名的风景之一。银白的天空与结冰运河,乍看之初一片祥和,画面像被静音一般。仔细一看,雪白场景其实情节丰富,人物生动且细腻。典型荷兰风景—Havefunontheice,人们溜冰、玩雪橇、打冰球(kolf)。桥的前方,有人因地面太滑而不小心跌跤在冰地上。画面左方还能发现,有两位不小心跌进融化雪水的人士,还好有热心人士正协助拉他们一把。前景中,一位身着华丽装束的年轻人正面向我们,似乎要邀请我们体验十七世纪的冬季。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

这幅最具代表荷兰自然主义的画作,无论主题或其尺寸,都令人眼睛为之一亮。传统上,如此巨幅的尺寸是用以呈现历史、宗教主题。而波特以大画作来描绘自然界的生命,可说是创举。儘管如此,他依旧非常注意小细节,像是天空上的百灵鸟、草地上的阳光、牛背上的苍蝇及牛的鬍鬚等等。牧人所倚靠的木板,有着画家的签名及年份。

绘话荷兰:八幅名作话黄金时代

斯特恩看似混乱、幽默的创作风格,容易引起观众的关注,也相当受欢迎。他知道将荷兰富有道德意涵的古老谚语包装在绘画里,远比冗长说教更加有效。画家表面上描绘孩子受洗的庆祝活动,孩子被女僕抱在怀中,孩子母亲懒洋洋地端着酒杯,而孩子的父亲则怂恿小孩抽烟斗。实际上斯特恩试图以画作来规劝众人—家长是孩子的榜样(上樑不正,下樑歪)。由于孩子不能明辨是非,若大人行为不合适,孩子也会模仿学习(正如左上方的鹦鹉会重複人们说话)。斯特恩描绘家庭的作品常是杂乱不齐,现今荷兰还会用”JanSteenhousehold”意指一个凌乱不整齐的家庭。

彼时的东印度,今日的黄金年

荷属东印度公司为国家迎来了黄金般的时代,各种领域也有极为杰出的发展。十七世纪在历史长河中特别闪耀,她揭开全球贸易的序幕,同时也拉近文化彼此间的距离,艺术作品出现了远方国度的人事物。舰队航行上千万公里,追寻心中的嚮往,而故乡的等候者,藉由异国珍宝,想像刻画着地球远端的风景。透由绘画打开时光隧道,得以欣赏当时社会真实/画家精心营造的风貌。一幅画作,汇集许多安排和深远用意,地图及地球仪反映出时代潮流,美丽花朵吸引众人目光,悄悄暗示着我们世事无常,而凌乱的家庭隐藏着教育内涵的重要性。无论行走了多远,对生活生命的想望,原来不分国界。

注1:BROOK,Timothy,Vermeer’sHat:theseventeenthcenturyandthedawnoftheglobalworld,London,2009

参考出处

BUVELOT,Quentin[etal],MastersoftheEveryday:DutchartistsintheageofVermeer,London,2015

上一篇: 下一篇:
环球事件科技|旷视航空|生科企业|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